热爱烤地瓜的语

丐秀|初心

*算是真实故事的改编吧

*其实是想纪念下我们江湖中那些付出初心的人

*初心莫负

 

 

秀姐特别喜欢丐帮,谁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她遇到过很多很多丐帮,被一些打过,也被一些救过。就算在名剑大会被打血花四溅满地打滚,她也还是喜欢丐帮。

 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丐哥一直和她组队参加名剑大会,那时的秀姐非常水,云裳心经活活被她修成了自保的心法,但那个丐哥一点也不介意,依旧执意向她发出了组队的邀请。那时丐哥说了什么秀姐也不太记得清了,只记得他站在大会报名人那处,明明戴着云幕遮,却还是回头看向了她的方向,憨厚地傻笑了一声。

 “没事。”

 她只记得这句,记得特别清晰。

 丐哥不是什么厉害得能一打二的大侠,跟着秀姐一起常常在大会上被按在地板上摩擦。但就算是这样,在丐哥看到她被打得快不行的时候,就算自己也快gg了,也还是会大喊:“别怕,我马上过来!”然后挣扎着过来想办法赶走伤害她的人。

 秀姐觉得这个丐帮真傻。傻得可爱。

 他们一起打了好一段时间的名剑大会,秀姐总算会给丐哥糊风袖了,丐哥也开始能打出一套无缝连击了。他们关系变得很好,没比赛时还会一起到处看风景,丐哥总喜欢趁着秀姐不注意突然带她双飞,飞得好高好高,然后听着她的惊呼大笑。

 他们彼此都乐此不疲。

 秀姐时常觉得奇怪,明明丐哥戴着云幕遮,是怎么找着她人的?熟了以后她终于问了出来,丐哥本来只是笑,后来拗不过秀姐,摘下云幕遮,眨巴眨巴明亮的双眼,看着呆掉的秀姐笑得眼睛快眯成一条缝,说,你猜啊? 

然后就被秀姐追着打了一顿。

 那云幕遮秀姐还是让丐哥戴上了。他眼睛太亮了,看得她心慌。

 秀姐自己都记不清,究竟是什么时候突然就找不到丐哥了的。

 那个会笑着招她过去给她放元宝灯,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自己做的小风车送给她,放隼出来逗她玩的丐哥。那个本来顶着松狮头,被她嫌弃从此好好洗头梳头变成黑长直了的丐哥。那个眉清目秀,戴着云幕遮也总能找到她的丐哥。

 没了。

 她慌过,气过,找过,却终是放弃了。

 江湖这么大,谁又能一直把谁绑在身边呢。

 罢了。

 后来过了好久,秀姐变得犀利起来,能在名剑大会救回濒死的队友,能在对面集火的情况下活过来,师门上下桃李满堂,天下风景看遍,却总觉得欠了点什么。

 她找到丐帮附近桃林里一所闲置的小院子,索性是退出江湖在那住了下来。

 每天喝喝茶跳跳舞,逗逗路过的丐帮小弟子,日子也是乐得清闲。

 然而江湖不等人,等秀姐反应过来,外面早已是另一个世界了。装备过时,技术退化,这下可好,回不去了。

 她坐在小院子里回忆她的江湖,想想她近乎一半的江湖生涯都被那傻兮兮的丐哥占据了,颇有些哭笑不得。无论经历再多,记忆最深的,永远是那个人。

 突然院外一阵悉悉索索打断了秀姐的回忆,她站起来迎过去,是一个朔雪套装束的丐帮弟子,高高大大地站在门口,见她来了有些拘束地抖抖衣袖,略微紧张地问:“姑娘,请问你是七秀弟子吗?”

 秀姐看着那人脸上的云幕遮,好感度蹭蹭地往上涨:“我是,请问?”

 那丐哥稍微走近了一些,低头仿佛正视着她的双眼,笑说:“我在找一个七秀女子,我们很久没见了,想问问你知不道她的消息。”

 “她修云裳心经,楚秀弟子。”

 “她不喜欢阵营之事,却喜欢名剑大会,有比赛就去参加,被虐到快哭了也不服。”

 “她喜欢看风景,爬个山还怕高,我每次带她飞起来她都会吓得抱紧我。”

 “她出身七秀却特别喜欢丐帮,和我一起在扬州要一天饭也乐得开心。”

 “我早些把她弄丢了,打听了一下,她现在好像退出江湖了。”

 “我就想问问她,那么喜欢丐帮,要不要做个丐帮的媳妇。”

 丐哥摘下了云幕遮。

 那是张眉目清秀的脸庞,明亮的双眼笑到眯起来。

 “不知道,你认识她吗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27)